1. 首页
  2. 亚博体育注册地址

画城堡

如何画复杂城堡?您好,感谢您的邀请,我是七彩小画家。虽然我的绘画水平不是很高深,但是还是很乐意为您解答的,希望下面的回答对您有所帮助。首先绘画分为很多种类,您所说的应该是带

如何画复杂城堡?

您好,感谢您的邀请,我是七彩小画家。虽然我的绘画水平不是很高深,但是还是很乐意为您解答的,希望下面的回答对您有所帮助。

首先绘画分为很多种类,您所说的应该是带有色彩的绘画。虽然绘画的种类不同但是绘画的方法和步骤是大同小异的。此刻我手里没有城堡的步骤图,那么我就找一幅我画过得彩铅画给亲们简单的讲解一下。

1、不管我们画任何画,首先要把握的就是绘画的比例关系,外部形态。比如说我想一只猫,那么我就要先把这只猫的外部轮廓大概的给绘制出来,打底搞的时候要用铅笔哦。

2、外轮廓大概的比例画好之后,要把猫身体的边缘部分修的更圆润一些,然后把身体边缘的毛沿着外轮廓给一根一根画出来

3、猫身上是有花纹的,如果您要画的是城堡,那么城堡上面肯定也会有细小的装饰,包括阴影的部分和房子上的窗户,下面这个步骤就是要画出身体内部的精细部分

4、待猫的线稿画好之后就开始涂色了,涂色的话我们就要考虑光线和明暗,也就是素描上所说的三大调五大面。下面我们先用浅灰色画出猫的银灰色身体底色,胸前和嘴巴周围留白不涂。然后在上一部底色的基础上,用同样的浅灰色叠涂强调身体和脸部的暗部皮毛底色,同样要画的柔和一些,看不出明显笔触。再用深灰色画出头部和身体的条状斑纹颜色,同时用深灰色将眼睛的轮廓再次勾画。将胡子一根一根流畅地画出来。用深灰色继续强调身体上的条状斑纹颜色,特别强调的是阴影深色部分。然后用浅蓝色轻轻涂出眼睛的颜色。

5、要有耐心哦,继续用深灰色加深身体部分的暗部条纹颜色。然后用粉红色涂出鼻子的颜色。下面开始用黑色强调身体上的条纹颜色,特别是前腿周围和脖子下面的阴影区域。最后淡淡地将耳朵里面的阴影颜色也稍微地画出来。用黑色再次加深眼眶以及鼻孔的颜色,眼睛颜色用浅蓝色加深。最后用橙黄色淡淡地叠涂在嘴巴,前胸周围等留白的部分,这样能令猫咪的颜色显得更加自然逼真。这样一幅复杂又逼真的画就画好了。

大家好:我是七彩小画家,如果大家感兴趣请继续关注我的头条号哦,希望我的回答对大家有所帮助

你自己画过哪些画?

我只是一个五年级的业余哦!画的不好,不喜勿喷。 这些是最近画的:



小香香



小乔 缤纷独角兽 然后前段时间画的



九尾狐妖



萌三岁



小姐姐



请忽略图片最底下的那个奇怪的东西



喵~



^_^ 前面是偷拿我弟的水彩笔画的




熊猫



一波彩蛋,,,额,,,好像,,,,,向左横着看就对了。。。



一只中了彩虹毒的鸟



一杯色素过量的冰激凌 >o< 最后美图来一张,这可不是我画的哟~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哪里不对?,,,,,,嗯,,,,好像我说四遍了?

卡夫卡的《城堡》怎么样?

没读过,有时间一定拜读,但是再做评价。

荷兰有城堡吗?

荷兰的城堡还是很多的,主要集中在中部和北部。

举一个例子吧。

大家都知道宫崎骏最有名的动画片之一,就是《哈尔的移动城堡》。而动画片里的这个城堡,原型就在荷兰,并且本身就叫哈尔城堡。


哈尔城堡 Kasteel De Haal


在乌德勒支郊区,距离阿姆斯特丹30分钟车程,莱因河一条支流的堤坝上,耸立着这座建于14世纪的古堡。在六百多年间,这里从几座农舍演变成城堡,经历多次战争的损毁和遗弃后,终于在1890年等回了主人的后嗣,不仅重现往日的气派,更迎来了哈尔城堡最热闹和辉煌的时代。

哈尔城堡包括其花园和公园,共占地135英亩,几乎全部由着名建筑师Pierre Cuypers博士设计。着名的阿姆斯特丹国家美术馆和中央火车站也出自Cuypers之手。游览哈尔城堡如同探索一个奇妙的迷宫,整个欧洲虽然城堡众多,但是很少有一座像哈尔城堡一样,展现了中世纪城堡最理想的形象。塔楼、护城河、城墙、威严的大门和吊桥一个都不能少...堪称城堡建筑的典范之作。

古堡的护城河,也是莱茵河的支流。

1890年,定居比利时的哈尔城堡后裔Van Zuylen(范路易伦)家族决定重新修缮古老的家族城堡。当时富甲一方的男爵和男爵夫人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和财力,从1892年到1912年历时20年,使这座城堡以中世纪哥特式风格再次呈现于世人面前,甚至成为荷兰地区规模最大最为奢华的城堡。

城堡的外围是一条自莱茵河引流的运河,这也是城堡的第一层防护带。城堡的大门采用与整个建筑相同的哥特式风格,门框上悬挂着范路易伦家族的家徽。

还没真正进入城堡,你将首先被它考究的花园艺术震撼。对于范路易伦家族的财力毫无了解的人,甚至会惊愕这是怎样的一个大土豪。

城堡进门的两个方向分别坐落着两座花园。左侧的法式园林——玫瑰花园,和右侧的罗马花园。玫瑰花园中,植被被修剪成复杂的图案,花园的中心地带种满了玫瑰,优雅而精致。

而另一面的罗马花园则与城堡硬朗的哥特式风格更加相近,直线条勾勒的长方形园林和池塘从城堡向远处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修剪成方尖碑形状的树木整齐排列,每一个细节都精准到无可挑剔。

走到这片花园的尽头远眺城堡,高大的树丛掩映下,城堡远远的在水池中投下倒影,如同童话中的城堡真实再现。这一幕也让我回想起电影《成为简奥斯丁》以及《傲慢与偏见》中对于1900年代欧洲乡绅富豪生活的描绘。

整座城堡由三个塔楼构成,主塔楼被护城河完全包围。

两座侧塔与主塔以桥相连接。整个城堡和花园地区被内外相通的水道贯穿,形成了一个集安全性和美观性并重的优雅空间。这片土地因水而变得更加独特和神秘。

这座美丽的花坛正对着的,就是城堡主塔的大门,也是城堡参观的入口,与其他建筑一样, 参观采取统一且不回头的路线,每间供参观的房间都有英文文字解说和导览器解说。

通过下面这座吊桥,接下来就要开始令人无法喘息的参观了。作为一座不同于王室宫殿及城堡的古堡,哈尔城堡的奢华程度会让人有一种主人是不是脑子坏了的错觉。

哈尔城堡的第一撇献给拥有高高穹顶的大堂。如果不知道这是座城堡一进门的大厅,我会以为自己进入了一座哥特式教堂。

四周的墙壁上,无数大理石人物浮雕围绕,一群古人高高在上,直勾勾的俯视着初到城堡的乡巴佬们。

四层楼高的富丽堂皇的大理石雕花石柱让人目不暇接,专治各种颈椎病。图案丰富的彩绘玻璃也不再是大教堂的专属装饰。

价格不菲的巨型挂毯曾经在西班牙王宫中见到,而这一幅连同城堡内的另外两幅出自同一组挂毯作品,更是无价之宝。

天花板采用复杂的木质结构,每一块木板都镶嵌着雕工复杂的金箔。

这样的大堂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用辉煌来形容范路易伦家族在装修上的大手笔真的毫不为过。1900年接管这座城堡并决定重新装修的主人是范路易伦家族的艾蒂安·范·路易伦男爵和男爵夫人海琳。而男爵夫人的本家有一个在全世界都如雷贯耳的姓氏——罗斯柴尔德。

要了解这座城堡,认识它的主人一定是一条捷径。男爵和男爵夫人于情窦初开之时相识,一见钟情,而罗斯柴尔德作为犹太家族,一直以来奉行着近亲通婚的规矩,想要与天主教家庭范路易伦家族联姻,在当时别说是家规森严且死要面子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不答应,整个欧洲都觉得宗教不搭。然而两位热情奔放的年轻人并没有受到家族因素和社会舆论的干扰,即使得不到祝福,最终仍然坚决的走到一起。总结一下,还是因为——有钱。

这两夫妇可谓是志趣相投,他们与所有世袭爵位的富豪一样,过着无忧无虑、不愁吃喝、爱咋咋地的生活。每年9月,男爵夫妇会来到城堡,在最美的秋季邀请高朋满座享用这座奢华的城堡。而一年中其他的11个月,男爵夫妇主要用来环游世界。

现在城堡的主人延续着他们祖先的习惯,他们在9月回到这里,按例热情的宴请四方高朋,而每年除了九月以外的十一个月里,城堡将对外出租,举办各种庆典和仪式。

在接下来的房间设置中,我们将更深刻的体会到主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性格特点给城堡带来的影响。

  • 豪华的餐厅(Royal Dinning Hall

上一次看到如此金碧辉煌的餐厅,是在温莎城堡。这间充满节日气氛的餐厅是整座城堡中最豪华的房间,原因当然是城堡的主人是一位不能再好客的土豪。男爵的子孙们也遗传了老主人的好客基因,在过去的一百年间,这里曾经宴请过无数你听完了汗毛都会立起来的时代名流。

这间餐厅可以容纳34人,每一个细节都极尽考究。在十九世纪,仆人们穿着统一的燕尾服、厚重的红色羊毛上衣、天鹅绒裤子、丝质长袜和配着银扣的皮鞋为主人们服务。大衣上甚至镶嵌着昂贵的金色穗带镶边,纽扣上印着家族的家徽。说直白点,在餐厅服务的工作人员相当于《红楼梦》里的一等丫鬟,吃好用好,绝不能在客人面前给主子丢份儿。

细腻的总设计师Cuypers不但设计了整座城堡,甚至亲自设计了城堡中的每一把银制餐具。他还不惜将设计图稿拿到巴黎一家有名的餐具定制公司生产,因为他不相信在荷兰能找到技艺足够精湛的银匠实现他的设计。

每一把餐刀、餐叉、汤匙和长柄勺的手柄都带有三片小花瓣的心形。在当时,拥有极为特别的用具是一种时尚的表现,从蛋羹匙、姜饼刀、糖筛到专门吃肉丸用的勺子,分类越复杂则代表生活越考究和优雅。哈尔城堡中这些器具的数量之多,更彰显了城堡主人的土豪。

在哈尔城堡的任何房间,都很难找到一面空白的墙,而墙面装饰更是奢华到夸张的程度。餐厅的壁炉上是一面雕工精细的镂空大理石浮雕,描绘了亚当夏娃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们。主屏中正是亚当与夏娃偷食禁果的场景,对于这两位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的男爵夫妇,这样的主题不但未让人叹惋,甚至多了几分欢愉的气氛。

餐厅的其他装饰还包括两幅巨幅挂毯,都是由十七世纪着名画家David Teniers 设计的。这些挂毯出自他在布鲁塞尔的工作室。较大的一幅描绘了农民庆祝丰收的画面,较小的一幅则描绘了慵懒的夏日乡村生活。

编织这些挂毯是一项相当耗时的工程,技工每六周才能编制一米。在《夏日》的挂毯中,可以看到一个正在擦拭铜壶的女人,铜壶经过反复打磨,被剖光出细润的光泽,这实际上也是城堡地下室厨房中的仆人们劳作的真实场景。

整个餐厅的装饰都以爱和欢愉作为主题,另一幅肖像画中幸福的爱侣是荷兰的一位伯爵夫人Jacoba van Beieren和她的第四任丈夫Frank van Borssele。据说这一任丈夫被认为是她唯一一位因爱而婚的伴侣。画中的伯爵Frank是一位泽兰省的贵族,他继承了祖母留下的路易伦(Zuylen)城堡,成为城堡的主人。也就是说,这幅画中的男主人公是路易伦家族的儿子,之所以这幅画挂在这里,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它充满了爱意,更因为这是路易伦家族一次成功的联姻。这幅肖像画的原版现在藏于荷兰国家博物馆。

  • 会客厅(Main Hall)

会客厅是宾客们第一个被招待的房间,通常在每个周五下午,客人们将逐渐聚集在这里,一边享用城堡提供的下午茶,一边等待主人的接见或宴会的开始。晚饭前,客人们在这里饮酒交谈,餐厅领班送来各种口味的威士忌作为餐前开胃酒。在这些过程中,仆人们会通过客人们的举止和交谈观察如何安排晚餐的座位。男士们在开胃酒的时间讨论着晚餐的菜单,而女士们还在梳妆打扮,稍后他们将与指定的男伴步入餐厅。

一尊正在歌唱的天使雕像十分引人注目(如果不是文字这样解说,我根本不会认为这个狰狞的面孔是一位歌唱的天使),蓝色背景下,天使被花环和葡萄围绕,人们能够立即辨认出这是十五世纪意大利弗洛伦撒着名雕塑家和画家卢卡?德拉卢比亚的作品。他被认为是在锡釉陶器上雕刻的发明者。他的工作室后来由侄子安德里亚掌管,并由安德里亚的子孙世代沿袭。这种圆形雕塑迅速在富豪旅行者中流行起来,只要是这种圆形雕塑,他们就认为一定是出自德拉鲁西亚之手。

“献给最侠义英勇的骑士”:这样的献词出现在主厅和会客厅门楣上,从这些献词中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中世纪骑士之间残酷的竞争。在大会客厅,建筑师摈弃了一切约束,用各种形式去表现中世纪骑士情结、歌颂神话英雄、颂扬先祖和光辉典范。

富丽堂皇的铁艺和黄铜枝形吊灯由三位穿着不同盔甲、骑于马背上的骑士组成,这是根据法国17世纪着名的建筑师Eugene Violletle-Duc的理念设计的。在1857年,他对于法国北部着名的皮埃尔丰(Pierrefonds)城堡的设计就以极致创新而着称。哈尔城堡的建筑师Cuypers在1867年访问了皮埃尔丰城堡。在那里,Cuypers汲取了很多用于建造哈尔城堡的灵感。

会客厅的桌椅和墙壁都采用天鹅绒材质,这在当时是被极为推崇的装饰材料。由于年代久远,原本深绿色的天鹅绒墙壁几乎成了黑色,这也是会客厅显得光线昏暗的原因之一。墙面上的菱形和圆柱图案是范路易伦家族的家徽,它们采用羊毛和金线手工刺绣,也是相当耗时的手艺。

一百多年前,在高端社交圈,人们常常在晚宴后开音乐趴踢,音乐也是男爵夫妇的最爱,这种喜好从第一个接待客人的会客厅就开始体现。一架由着名钢琴技师Erard所制作的大钢琴曾是男爵夫妇的最爱。绘有圣塞西莉亚和音乐天使的十五世纪德国版画、和一幅绘制了一位年轻女士拿着古琵琶琴的十七世纪西班牙巨幅油画也成为会客厅的墙壁装饰。

会客厅后面的圆形房间,实际上位于哈尔城堡三个塔楼中最小的塔楼——鸽子塔的位置。这里是人们在晚餐后打牌的房间,也是人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抽雪茄的吸烟室。哈尔城堡备有古巴雪茄和香烟,而仅仅在九月一个月,城堡可能就要消耗4000只香烟。

会客厅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家徽展览馆”。这里各处以各种形式展现着范路易伦家族的宗缘关系,包括这个家族与其他家族联姻的徽章。

会客厅里长长的留言簿证实了城堡中曾到访无数声名显赫的客人。第一本记录了从1898年到1958年到访的人员,第二本从1958年一直延续到2005年。Emma皇太后早在1901年就拜访了这里。

  • 舞会厅(Ballroom)

城堡的舞会厅虽小,却是装饰品最昂贵的一间,不难猜测城堡的第一任主人们多么热爱跳舞。舞会和大趴踢是贵族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艾蒂安·范·路易伦和海琳·罗斯柴尔德又属于贵族中最热衷于搞事情的。甚至有小道消息称,两个人实际上就是在一场化装舞会上认识的,当天艾迪安装扮成了大力士,并俘获了海琳的芳心。

这是一个经过老司机精心设计的舞会厅,它拥有一个专门的歌唱室,隐藏在狭小而隐蔽的螺旋状楼梯后面。演奏者和歌者的乐音则从这间屋子里的大理石围栏后面传进舞会厅。

舞会厅的其中一面墙几乎完全由石雕覆盖,在这块浮雕上,Bernhard van Binnebeke用大理石雕刻爱之城堡(Chateau d’Amour),用以象征艾蒂安·范·路易伦和海琳·罗斯柴尔德(男爵夫妇)的爱情。在爱之城堡的右边,罗列着从古代直至18世纪各个历史时期的舞者和音乐家大理石雕像。

前面说到,男爵夫妇酷爱旅游,更酷爱到处购买旅游纪念品。这个房间中一部分极具艺术价值的作品都是在男爵和男爵夫人环游各地时带回来的。

左墙上覆盖一整面墙的挂毯是一个系列挂毯中的第一幅——《恩赐的给予与剥夺》。它描绘了包括亚当和夏娃被放逐的9个场景。上帝的形象出现了七次,而三位一体被描绘成三位地位等同的国王。挂毯的细节描绘极尽生动:太阳和月亮发出的光芒、各种各样的动物、和亚当夏娃背靠着的森林栩栩如生。

另一侧墙壁的挂毯是这组系列挂毯的第九幅《升天》。在画中,耶稣在亚博和摩西的陪同下接受门徒们的告别。

连同挂在进门大厅的三幅4*8米的挂毯是哈尔城堡最具艺术价值的收藏之一。他们出自500年前布鲁塞尔的织工之手,是系列挂毯“人类救赎”十幅中的三幅。这十幅挂毯第一次全部集齐是在1502年最初完成时由Pieter van Aelst工作室送给英格兰国王亨瑞七世的。这个工作室也在此之后一举成名,来自整个欧洲的订单像雪片般飞来。而这十幅挂毯却再没有同时出现过。像哈尔城堡这种能够同时拥有三幅的,已经是极为罕见了。

在中世纪,挂毯是城堡中最昂贵且流行的墙面装饰。他们之所以价值连城,不只是因为本身的华丽和复杂的工艺,还因为他们的隔热层对于城堡的冰冷墙壁具有保暖的实用价值。虽然哈尔城堡翻修后就拥有了先进的供暖系统,却仍然沿用了这种装饰风格,我猜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些挂毯足够贵。

舞会厅还有部分在夫妇两人旅行中带回来的具有异域风情的汽车模型。一辆十八世纪的日本轿撵除日本外只能在这座城堡和波士顿博物馆找到。轿子表面涂有黑色光面漆,以黄铜镶嵌,并装饰了金箔叶子;在轿子内部,画着一年四季的图景。这个轿子曾是一位幕府时代将军夫人Tokugawa的座驾。她以跪立的姿势从轿撵的推拉门进入,之后关闭推拉门,再由四名轿夫抬起轿子,缓慢行进。

在18世纪,化妆舞会在上流社会十分流行。被面具遮住面容的优雅男士和女士们反而可以无拘无束的坦诚相对。男爵夫妇经常在城堡中举行化妆舞会,他们的后代也沿袭了这个传统。男爵夫人喜欢穿上男士套装,并戴上小胡子;而男爵则有时会佩戴马耳他骑士团的纪念徽章。这个形象被19世纪的意大利画家Ignace Spiridon永久的记录在油画中,从1903年起,这幅画就挂在这个房间里。

  • 男爵的卧室

这间卧室如同男爵爵位一样一直在家族中延传,只有每一任男爵才有资格住进这个屋子。第一位住在这里的是艾蒂安男爵(1860-1934),他的儿子埃格蒙特(1890-1960)和孙子蒂利男爵都曾以这里作为卧室。男爵的卧榻华丽如龙床,深色木质结构上雕满复杂的浮雕。

一件与床同款的亚洲风格的屏风立在床边,让人很容易想象这间屋子的家具可能来自于亚洲的某个国家。

这间房间也是城堡中窗外风景最美的一间。从这里可以远远望见城堡的庭院和精心设计的园林。园林设计师Copijn从多伦海德公园(1885-1887)的建造中获得了丰富的移植成熟树木的经验,因此早在1894年,他就开始计划将一大批树龄在12-25岁的榆树、橡树、椴树和栗树进口到哈尔城堡。这些大树用一种叫做Malle Jannen的特殊构造的两轮马车运输。整个计划不计成本的程度令人发指,甚至在众多当时的杂志中被报道。

  • 男爵夫人的卧室

可以说,男爵夫人的卧室与整个城堡拘泥和大气磅礴的氛围格格不入。这是整个城堡中唯一有两扇窗户的房间。因此整个房间显得宽敞而明亮。男爵夫人很喜欢坐在飘窗上俯瞰整个庭院。海琳夫人希望能按照自己的品味来装修和布置这个房间,于是请来了她的好友Henri Nelsen,一位法国室内设计师为她设计室内装修方案。


  • 男爵夫人的浴室

这间浴室,毫不夸张的说,一定是全世界女人的梦。

浴室与卧房相连,保持着统一风格四面墙壁上窗户与镜子交替出现,保证了这间屋子充分的光线,也照顾了女人的爱美之心。浴室中原来的镜子据说可以让人看起来更加苗条,现在已经换成了普通镜子。

盥洗池是用铜做成的,这就意味着每次使用之后都需要清洗干净,以防止它们被氧化。娇贵的材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只有非常富有的人才能负担得起这些特殊材质制成的生活用品背后昂贵的维护费用。这间浴室的地面全部铺着织纹复杂的丝制波斯地毯。一块地毯的图案越复杂,就代表它的价格越昂贵。这块价值连城的地毯别说是拖泥带水的踩在上面,看一眼都心疼。

在主设计师的构想中,有一个闺房(Boudoir)的设计,尽管这个闺房最终并没有在哈尔城堡建成。闺房是女人私人用的起居室,是她们用来接受课程和阅读的房间。Boudoir这个词源于法语“生闷气(Bouder)”,而男爵夫人并不是一个喜欢生闷气的人。这个Boudoir起初计划建在美容沙龙。沙龙的位置在舞会厅的后面,从那里,男爵夫人可以直接到达到达她的卧室。

城堡中的阶层往往与楼层一一对应,一座巨大城堡的运转需要无数仆从昼夜忙碌。而这些人都隐藏在城堡一层的地板下。沿着狭窄而盘旋的楼梯,我们到达仆人们劳作的地方,仅仅隔着一层地板,这里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人生。

  • 后厨洗涤室

1970年,新式现代厨房设施入驻城堡,安置在曾经的佣人餐厅。尽管如此,过去的几十年,大部分的清洁工作仍然由人工完成,洗碗机昼夜不停地工作,仍然赶不上城堡消耗餐具的速度。每天晚上9点之后,城堡的晚餐才开始。晚餐后,所有的厨房人员都会涌进洗涤室帮助清理厨房、炉灶和餐具。清洗铜制器具是相当辛苦的工作,工人们用极细的沙子、面粉和柠檬酸混合而成的磨料对铜器进行抛光,使他们能一直保持极好的光泽度。最重的铜壶达到25公斤重。

走出城堡,旅程尚未结束,在广阔的城堡公园中漫步和寻找,会让你觉得这座古老的宅院更加有爱和生机勃勃。

在罗马花园长长的池塘尽头,是哈尔城堡的鹿苑。这里散养着大自然最美的生灵,他们似乎也如城堡的主人一样,在这片土地上不断的繁衍生息。

城堡周围广阔的森林还原了最原始的古典欧式乡村田园。高耸入云的粗壮树干,遮天蔽日的枝叶。微风拂过传来的沙沙声,以及咯吱作响的狭长的步道。

此情此景你一定在哪里见过或在脑中浮现过。或是在《唐顿庄园》的悠闲贵族生活中,或是在欧洲名家的经典小说里。

奇特的植物在这里生长,悠闲地土豪们对大自然的收藏同样热衷。

摸一摸城堡周围这种毛茸茸的植物,触电般的感觉瞬间在全身流窜,他们似乎活了一样的温暖柔软,仿佛一只小动物。

倒数第二张图,献给城堡的迷宫花园。这座花园位于罗马花园的左侧,它简直将城堡主人的天真烂漫展露无遗。相信参观过后,每个人都会爱上这对热情奔放,充满爱的男爵夫妇,以及这个将钱用于爱与美的传递的土豪家族。


法国城堡如何购买?

目前,随着国内各种环境变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购置海外资产,向法国投资城堡和酒庄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之一。法国好的土地相比中国显得资源有限,但地产保值税法健全,可谓寸土寸金。

在法国,拥有古堡的大多是世袭的贵族或大富商,每座城堡如同每个家族的历史博物馆,承载着一代代人的成长故事。但时至今日,随着法国各种法律的出台(比如臭名昭着的富人税)和他们传统奢华的古典生活方式仍在继续,越来越多的贵族家庭无法接手这些昂贵的遗产。取而代之的法国本土的新贵、美国的高级中产阶层、英国的银行家们和亚洲的新富豪们。他们品味高专,热爱文化,向往法国精致的生活方式,探究经典优雅的古堡建筑风格,渐渐成为了城堡的新主人。


1. 关于买城堡的一般程序:购买者一旦决定目标之后,就可以在短短的3到6个月内完成古堡购买的法律程序,一般进程如下:

选定目标→签订委托协议→双方到公证处签订预购买协议并缴订金→办理按揭→手续齐全再次到公证处办理房产证公证→拿到钥匙

2. 在法国购房的中国投资者可以在当地申请住宅按揭贷款,过程与国内房贷申请流程类似,大致步骤如下:

①递交贷款申请表

②递交客户资料

③开立一个银行帐户

④签署贷款协议书

⑤签署贷款合同

3.购堡贴士

法国多数城堡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很多世袭贵族都希望古堡的新主人能够将其文化传统继承下来,所以很多出售者对买家的资格和个人素养非常在意。

4.相关费用:首先是购买时的过户费及法定费用。过户公证费7.5%地税和住房税。此外,物业费、水电、取暖、天然气、太阳能等,由于面积不同、家中雇佣工人的数量不同,每座古堡的维护成本也有差异,每年的花销也不同。但是地税、电费、供暖以及一些局部的改进和修复都是基本的必要投入,可以通过面积和房质直接计算出来,并不像谣传中那样可怕。

我画的画好吗?


画成这挫样,还好意思发出来。

随便发的一幅都比你的好,呵呵

怎么看韩剧《天空之城》中城堡的这些人?

没看过,在哪里看,在线等

刚开始画画时画的画跟近期画的画,有多大区别?

我也四五年了吧~~ 虽然一直画的都不是太好~~ 哈哈 先发最近的吧 (●—●)(●—●)(●—●)(●—●)(●—●)(●—●)(●—●)(●—●)(●—●)(●—●)







然后下面这些就是小时候画的啦 打出来都不太好意思~~。。。。。(づ ●─● )づ(づ ●─● )づ(づ ●─● )づ(づ ●─● )づ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画下去~~ 祝画友们能早日成功 啦啦啦啦?(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你们画过哪些画?


初二的时候画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